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的声音

倾诉是我的权利!看不看是你的选择!

 
 
 

日志

 
 

颓废如夕阳(八)  

2009-02-13 11:25:1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夕阳渐渐退去,夜幕终于降临。
赵大又喝了一大口酒,脸色更红了,眼睛也眯了起来,话儿都有点含糊了。
我说、我说沈老哥,你看这都啥时候了,怎的青山老哥咋还不回呀!这到底是咋弄的呀!该不会。。。。。。。。。。。
沈秀才慌忙止住了赵大的话语。兄弟你咋的了,喝点酒就说起胡话了。在我们这湾里你谁都可以不信,难道你还怀疑青山不成。
我,我,我心里急得慌呀。都好展了,还没的消息。沈秀才说兄弟只管宽心,你想想,屠明九他是何等精明,他不挑个夜里交易,让大家摸清了他的老窝,那还了得。我想,青山必将在明天清晨返回。
又劝赵大喝了些酒。赵大已经处于喝高的状态。趴在桌子上也不吭气了。于是沈秀才和赵大的妻子一起把赵大搀到床上,宽慰了赵大妻子几句,便返回到家里。
第二天,天刚刚露白,赵大和妻子便从床上翻下,随便吃些东西就朝码头奔去。
远远地望去,太阳红通通的挂在柳梢,葱绿的柳枝摇曳着,太阳便时而露出半边红脸,时而隐去。
余晖洒在绿油油的苇荡里,又倒映在水面上,在自由自在的淮水里漾着妩媚的图景。
全湾的人也和赵家一样,早早的聚在了码头上。他们也都翘首向芦苇深处瞧去。
红通通的太阳映的人们的脸像喝了早酒似的露出满足的红色。
芦苇丛密密匝匝的如碧绿的草甸,高远的霞光随意的洒在上面,斑驳的在上面跳跃。突然,苇甸深处起了一道波澜,人们的眼神迸射出惊喜的光泽。人群的躁动突然静止了。喘气的声音又咋起了,苇儿呈直线的向前延伸着,人们一个个踮起了脚尖,颈儿都极力的向前伸去。
人群又躁动了,所有的期盼都化作了急切的声音,来了!来了!青山来了!娃儿来了!声音越来越大,鼓掌的、高呼的混杂在一起。
人们在极稠密的苇丛中寻找着船儿的身影,在芦苇的起伏间林青山的一身黑衣时隐时现。娃儿的红衣在绿浪里闪烁着。
激动地赵大夫妻齐声高喊着,我的儿呀!声音呜咽而又悠扬的传向苇丛。大家分明听见了脆生生的爹呀!妈呀的声音从苇缝中传出。
激动地赵大夫妻热泪盈眶。不时的从口中蹦出我的儿呀、我的儿呀!这个最质朴的、最美妙的句子响彻云霄。
人们也被感染着,啧啧的称道着好人好报。
人们也啧啧的称道着林青山的勇猛。
人们更由衷的感谢着大柳树的厚爱。
船儿穿出了苇丛,林青山急速的划着船桨,弄得水儿哗哗的响。
林青山起伏的身影极利落的忙碌着,他的脸儿始终面对着人群,大家看去,长长的马脸似乎比以前短了许多,两只眼睛已眯成了月牙,眉儿也极高的仰在额上。光滑的背头异常的黑亮。
腰间的盒子炮随着摆动忽闪着,弄得红缨子像绽开的牡丹。
船儿靠岸了,林青山甩下船桨,侧身急速的抱起孩子,一个箭步跳上岸来。
人群中再次传来了欢呼声。
英雄呀!我的孩呀!
赵氏夫妻扑通跪在林青山面前,搂着孩子,语无伦次地说着感激的话。
林青山一把把二人搀起,连声说,这是干嘛!我林青山应承的事理应办好。

众人簇着林青山赵大一家向大柳树奔去,大家远远地望见柳树如一座小山似的,葱绿的叶子在随风摇摆着,一条又一条的绸缎随风飘扬。
粗壮的树干、盘虬卧龙般的枝干,从高空垂下如壮士的发丝般的柳条,都充满着神奇的张力。惊撼的人们不敢高呼。
人们和赵大一起极庄重的朝大柳树缓步前行,气不敢喘,凝目严神,人流无声息的滚动着。
到了柳树下,赵大一家、全湾老小很郑重的朝柳树叩拜,没人说感激的话,咚咚的叩头声表达着他们对大柳树的敬仰。
无止境的淮水哗哗的响着。晨风吹过柳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赵大一家感激的眼泪涟涟的挂在眼角。
完毕,人们又拥着赵大朝家的方向奔去。
到了赵家,人们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忙不迭的问起林青山来,忙不迭的称赞着林的勇猛。
林青山从怀中掏出一个白布袋,哐的一声置在赵大家的饭桌上。只听见里面发出叮铃铃的脆响。赵大诧异的张大了眼睛,赵妻的嘴微张着。人们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流露出不解的眼神。
他个狗日的屠明九,呵呵,光棍得很来。你看他小军帽带的,校官衣穿的,奶奶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军官了呢。
这个日妈的,人模狗样的和我摆起了阵势,一群龟孙子怀里抱着个长枪耀武扬威的列在两旁。还想吓虎我林青山,靠他妈的,我怕过谁,越是这样,我他妈的越是囧起来了,我抱着肩瞟了一眼屠明九,又拍拍我的盒子炮,大踏步的朝他的屋子走去。奶奶的,我林青山吃软不吃硬,到了屋内,管他奶奶的谁去,找了个凳子就蹲下了。
你们猜,这群兔子熊咋的了。
靠他妈的一个个都愣了。
屠明九个孬熊也不耍派了,慌忙吆喝着上茶。管他奶奶的三七二十一,他上啥俺用啥,到了晚上,屠明九摆了一桌子菜,弄了两坛酒,叫来了几个小当家的,和俺喝将起来,乖乖,这伙老驴攒的还真能喝。一碗接一碗的,我也没装孬,喝酒俺还行,酒过三旬,屠明九就唠上了这档子事,反复的讲自己也没法子,才做此下策,毕竟自己的兄弟最近没得花销,才舔着脸做了这事。
我就拍着桌子的骂,你侵扰我的乡邻,靠他妈的叫我咋做人。我林青山孬孬好好也是柳树湾的场子上的人,我还有脸面吗?
你还别说,经我这一咋胡,屠明九这个卖逼养的还真怂了,话也软了。我说今天我当个家,给你五千大洋,几个小当家的才想拍桌子就被屠明九呵斥住了,他说,妈的个逼,我要有法子能连这个事理都不知晓。
兄弟们要吃饭,我咋弄。这样吧,给九千,我说要真是没法子,再卖我个脸,给八千。就这样,我们敲定了,那一天奶奶的,我喝的脑袋疙瘩子蒙蒙的,也不知道咋子上床休息的。
第二天,我看到我床头上的白布袋子里剩两千块。起了床,看见你家孩子在门口蹲着呢,就领了孩子,与这群驴熊道别,驾着船,怕你们急,匆匆的来了。
要不是怕你们担心,我还真想还还还价来。
赵大咋说也不要袋子里的钱,推来攘去的,林青山的脸长了起来,靠他妈的,我林青山难道是为了钱给你办这事的。
只弄的赵大夫妻红着脸说俺不是这意思、俺不是这意思。这不就得了!把钱拿着,看看还能做啥事。
赵大夫妻只是连声称谢,人群中也传来了啧啧的称赞声。
第二天,天刚放白,赵大一家子就忙碌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