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的声音

倾诉是我的权利!看不看是你的选择!

 
 
 

日志

 
 

学习《唐宋词简释》(以前管理圈子时另开的博客,密码已遗失,自己写的一些文章复制过来!))  

2017-11-28 11:02:57|  分类: 老穆读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菩 萨 蛮

李 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瞑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我之心得:写思之词在中国的文学长河里应属常态,因之成为名篇那必须情达极致、景致极尽。真正做到情景交织是靠摩景壮情的技术手段。此词妙哉!手段之一“独”愁苦异常的人独凭空楼,空楼又临立于浩瀚飘渺的平原远山碧野之间,这种反衬的技术手段让“独”突兀起来。鸟儿有巢,夕阳西落之中匆忙返归在古典诗词中屡有出现夹杂在前面所述背景中,“思”得以凸显。一个“何处是归程”急促的传达出思之切。手段之二叠加淋漓尽致的渲染了离愁别绪。“漠漠”“长亭更短亭”把思无尽的的空间概念、把时间概念有效的传达出来。此首词无论在技巧和情感上都值得玩味。

唐圭璋之解读:【注释】: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梁元帝赋云:“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此词境界似之。然其写日暮景色,更觉凄黯。此两句,白内而外。“瞑色”两句,自外而内。烟如织、伤心碧,皆瞑色也。两句折到楼与人,逼出“愁”字,唤醒全篇。所以觉寒山伤心者,以愁之故;所以愁者,则以人不归耳。下片,点明“归”字。“空”字,亦从“愁”字来。乌归飞急,写出空间动态,写出鸟之心情。鸟归人不归,故云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粱元帝赋云“空伫立”。“何处”两句,自相呼应,仍以境界结束。但见归程,不见归人,语意含蓄不尽。

忆 秦 娥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坝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我之心得:该词胜在情感上,把历史的感伤融在哀伤的音律里,增加了主题的厚重感。悲与喜交错的境界显示了朝代变更的痛。

唐圭璋解读:【注释】:此首伤今怀古,托兴深远。首以月下箫声凄咽引起,已见当年繁华梦断不堪回首。次三句,更自月色外,添出柳色,添出别情,将情景融为一片,想见惨淡迷离之概。下片揭响云汉,摹写当年极盛之时与地。而“咸阳古道”一句,骤落千丈,凄动心目。再续“音尘绝”一句,悲感愈深。“西风”八字,只写境界,兴衰之感都寓其中。其气魄之雄伟,实冠今古。北宋李之仪曾和此词。

菩 萨 蛮

温庭筠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昼峨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我之心得:女为悦己者容,悦己者让自己愁苦万千!失去光泽的脸蛋、无心打理的长发、皆因懒、迟而就。面对铜镜、精心炮制!这次所思之人是否能见到光艳夺人的自己,巨大的留白给读者无限的遐想,也许又是一次徒劳之举,极力张扬愁之状!新帖、双双两句点透愁因思而起。思妇怨恨的形象达到极致!

 ①小山:1.眉妆的名目,指小山眉,弯弯的眉毛。
  ②金:指唐时妇女眉际妆饰之“额黄”。
  ③明灭:隐现明灭的样子。 金明灭:形容阳光照在屏风上金光闪闪的样子。一说描写女子头上插戴的饰金小梳子重叠闪烁的情形,或指女子额上涂成梅花图案的额黄有所脱落而或明或暗。
  ④鬓云:像云朵似的鬓发。形容发髻蓬松如云。
  ⑤度:覆盖,过掩,形容鬓角延伸向脸颊,逐渐轻淡,像云影轻度。
  欲度:将掩未掩的样子。
  ⑥香腮雪:香雪腮,雪白的面颊。
  ⑦弄妆:梳妆打扮, 修饰仪容。
  ⑧罗襦:丝绸短袄。
  ⑨鹧鸪:贴绣上去的鹧鸪图,这说的是当时的衣饰,就是用金线绣好花样,再绣贴在衣服上,谓之“贴金”
  ⑩蛾眉:女子的眉毛细长弯曲像蚕蛾的触须,故称蛾眉。一说指元和以后叫浓阔的时新眉式“蛾翅眉”。

小山重重叠叠,晨曦闪闪或明或灭,鬓边发丝延伸向脸颊,逐渐清淡,像云影轻度。懒得起来画一画蛾眉,整一整衣裳,梳洗打扮,慢吞吞意迟迟。
  照一照新插的花朵对前镜又地后镜,红花与容颜交相辉映,刚穿上绫罗裙襦,绣着一双双的金鹧鸪。

唐圭璋之解读:【注释】:此首写闺怨,章法极密,层次极清。首句,写绣屏掩映,可见环境之富丽;次句,写鬓丝撩乱,可见人未起之容仪。三、四两句叙事,画眉梳洗,皆事也。然“懒”字、“迟”字,又兼写人之情态。“照花”两句承上,言梳洗停当,簪花为饰,愈增艳丽。末句,言更换新绣之罗衣,忽税衣上有鹧鸪双双,遂兴孤独之哀与膏沐谁容之感。有此收束,振起全篇。上文之所以懒画眉、迟梳洗者,皆因有此一段怨情蕴蓄于中也。

菩 萨 蛮

 

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杨陌上多离别。灯在月胧明。觉来闻哓莺。玉钓褰翠□。妆浅旧眉薄。春梦正关情。镜中蝉鬓轻。

[注释]
1.月胧明--月色朦胧。
2.褰(qian1)--提起,挂起。
3.关情--涉及、牵连别后的情思。


我之解读:温庭筠之词主人公多为怨妇,离愁别绪充满贵族气息。这种贵族气息的传达多停留在细致的白描中。最终形成独特的意象群。此词的表达亦如是。春色正好,杏花怒放洁白如雪,“露”点名晨曦时分,“团”“香”细腻的传达出杏花之态及杏花之气息,视觉、嗅觉的堆砌极淋漓的把背后的思字凸显出来,我们可以想象这个主人公昨夜的辗转,今日的倦面,花色虽美,香气之扑鼻,形态之清新都很好地烘托出离别相思之苦。绿杨依依,道路绵延,思之长久紧乘而来。昨夜的孤灯胧月孤独的自己,一夜未眠的自己熬来了莺歌、花艳的又一个早晨。铺叙手法之紧凑完美令人叹服。下阕孤独的自己又在场景中得以彰显,堂皇的室内装饰、无心打扮的自己,思绪中重温着那曾经拥有的缠绵,我之媚态只能自我欣赏,对镜细瞧薄如蝉翼的美发,远方的那个男子,你在哪里?思之切、思之苦、思之怨、思之无尽跃然字句之间。令人叫绝!!

唐圭璋之解读:【注释】:此首抒怀人之情。起点杏花、绿杨,是芳春景色。此际景色虽美,然人多离别,亦黯然也。"灯在"两句,拍到己之因别而忆,因忆而梦;一梦觉来,廉内之残灯尚在,廉外之残月尚在,而又闻骁莺恼人,其境既迷离倘恍,而其情尤可哀。换头两句,言晓来妆浅眉薄,百无聊赖,亦懒起画眉弄妆也。「春梦」两句倒装,言偶一临镜,忽思及宵来好梦,又不禁自怜憔悴,空负此良辰美景矣。张皋文云v飞卿之词,深美闳约。“观此词可信。末两句,十字皆阳声字,可见温词声韵之响亮。

菩萨蛮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昼罗金翡翠。香烛消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我之解读:玉楼明月,多么完美的夜之景观,主人公的情感却是长相忆。怎一个苦字了得!景情相衬,相悦男女的卿卿我我咋出!二句把苦的感觉通过柳枝摇曳出,痛!痛!痛!三四两句补足这种苦痛,芳草正旺、马鸣声声。昼罗句感觉应是画罗金翡翠,光纤耀眼的装束又熬来了一个春意浓浓的黎明,借烛之燃尽表未眠之夜,妙!落花、杜鹃残破之景,梦之美好掩映在窗外的生机中,多少美好的回忆,值得回味!回忆中有唤起多少思念!

唐圭璋之解读:
【注释】:此首写怀人,亦加倍深刻。首句即说明相忆之切,虚笼全篇。每当玉楼有月之时,总念及远人不归,今见柳丝,更添伤感。以人之思极无力,故觉柳丝摇漾亦无力也。「门外」两句,忆及当时分别之情景,宛然在目。换头,又入今情。绣帏深掩,香烛成泪,较相忆无力,更深更苦。看末,以相忆难成梦作结。窗外残春景象,不堪视听;窗内残梦迷离,尤难排遣。通体景真情真,浑厚流转。

菩萨蛮

 

宝函钿雀金鹦鹏。沈香阍上吴山碧。杨柳又如丝。驿桥春雨时。画楼音信断。芳草江南岸。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
宝函:指盛佛经、典册及贵重首饰等的匣子。 南朝 梁 王筠 《国师草堂寺智者约法师碑》:“开宝函之奥典,辟金字之微言。” 唐 温庭筠 《菩萨蛮》词:“宝函钿雀金鸂鶒,沉香关上 吴山 碧。”《宋史·乐志九》:“有犹有言,顺承天则。聿崇号名,再扬典册。朱英宝函,左右翼翼。千秋万岁,保兹无极。”
钿雀(钿雀)  :镶嵌金、银、玉、贝等物的雀形首饰。 唐 温庭筠 《菩萨蛮》词:“寳函钿雀金鸂鶒, 沉香阁 上 吴山 碧。” 后蜀 欧阳炯 《西江月》词:“钿雀稳簪云髻绿,含羞时想佳期。” 俞锷 《无题》诗之一:“钿雀银蝉双股钗,踏青新试凤头鞋。”

鸾luán :1.
传说凤凰一类的鸟:~凤。~飘凤泊(喻夫妻离散或才士失意)。~翔凤翥(形容书法笔势飞动)。~翔凤集(喻人才会聚)。
2.
古同“”。
我之解读:珠光宝气的生活环境留存不住美好温馨的长相厮守!女主人公抑郁的思念之情越发的急切!又是一年春意浓。远方的爱人却不能带来春的气息,春色浓、春愁长。江南的萋萋芳草绿遍了沿江两岸。思念如春般浓烈!孤独的照着雕鸾与繁花掩映的铜镜,这份思念只有自己明白,远方的你是否留意!该词景情相谐,在贵族气息中流淌着淡淡的哀伤!

唐圭璋解读:【注释】:此首,起句写入妆饰之美,次句写人登临所见春山之美,亦“泰日凝妆上翠楼”之起法。“概柳”两句承上,写春水之美,仿佛画境。晓来登高骋望,触目春山春水,又不能已于兴咸。一“又”字,传惊叹之神,且见相别之久,相忆之深。换头,说明人去信断。末两句,自伤苦忆之情,无人得知。以美艳加花之人,而独处凄寂,其幽怨深矣。“此情”句,千回百转,哀思洋溢。

更漏子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昼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 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我之心得:苦是什么?愁是什么?对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来说,是要让他有形。把抽象的不可言语的变为能抓得到、看得见、打得动人心。该词先言独守空房的贵族女子居室环境、再言其情态打扮。悲、独、苦在这长夜里盈绕满室。而这一切都转化于绿叶、雨声、台阶上,把苦思形象化了!真不愧是写愁苦之佳作!

唐圭璋之解释:此首写离情,浓淡相间,上片浓丽,下片疏淡。通篇自画至夜,自夜至晓。其境弥幽,其情弥苦。上片,起三句写境,女三句写入。画堂之内,惟有炉香、蜡泪相对,何等凄寂。迨至夜长衾寒之时,更愁损矣。眉薄鬓残,可见展转反侧、思极无眠之况。下片,承夜长夹,单写梧桐夜雨,一气直下,语浅情深。宋人句云:“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从此脱胎,然无上文之浓丽相配,故不如此词之深厚。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